红墙理政

发稿时间:2019-09-29 14:32      编辑:董晨

  

  中南海新华门。

  中南海,红墙掩映,绿水环抱。它不仅是一座精致的皇家园林,而且也一直代表着中国的最高政治中心。然而,由于日伪时期和国民党统治时期疏于管理,新中国成立前夕,这里早已没有皇家御苑的模样。

  新中国成立在即,各种工作千头万绪。党中央、毛主席每天往返于城里和香山极不方便。尽快将中南海清理出来,为中央提供一个方便、宜居的办公场所,成为重中之重。

  接收中南海

  1949年1月,政务院秘书齐燕铭和统战部的三名处长申伯纯、金城、周子健接到上级指示,立即赶赴北平,为中央机关进驻北平打前站。

  2月3日,他们刚风尘仆仆地赶到北平就收到了周恩来发到北平军管会的电报:先把中南海和北京饭店接收下来。下午3时,齐燕铭、申伯纯带领工作人员夏杰、陈群海等人,乘坐军管会的吉普车来到中南海办理接收手续。申伯纯让夏杰和陈群海住在公园管理处,并嘱咐道:“你们是中央机关入住中南海的第—人,责任重大。住下后先初步摸一下中南海的情况,注意安全!”

  当时,中南海还没有解放军驻防,只有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旧警察流动巡逻。齐燕铭深知中南海关系重大,只依靠旧警察维持治安可不行,务必要尽快安排自己的部队驻防。他立即指示申伯纯,把中南海的情况整理成文报告给军管会,请军管会督促傅作义旧部迅速撤离,并尽快派部队驻防中南海。

  不久后,北平纠察总队进驻了中南海。从这一安排也可以看出,当时中南海已经被确定为中共中央的驻地。

  清理改造

  中南海是明清时期的皇家园林,园内古建筑雄伟,水域阔大,花木繁盛。1928年“北伐”成功,中华民国将首都迁往南京,曾经的“国府”所在地——中南海被开辟为公园。七七事变后,包括伪满洲国大使馆等日伪机关,大量迁入中南海公园,园内环境日渐芜杂。日本战败投降后,李宗仁和傅作义都先后将办公地点设在中南海内,可是他们只管用,不管修,园中破败不堪。

  人民军队进驻中南海时,中南海里头杂草丛生,污泥堆积,垃圾遍地,蚊虫乱飞。经彭真拍板决定,华北军区派来一支卡车队和几百名精壮士兵,与北平纠察总队一起夜以继日地清起淤来。几百名战士甩开膀子,足足挖了三个月,才将池中淤泥清出。

  另一方面,中南海内房屋的修缮整饬由周子健负责。周子健当即布置任务:清查中南海内所有房产的位置、面积、家具设备,并登记造册绘图列表:勘察房屋的破损程度,制定修复计划,联系修缮单位;联系有关部门勘察修复中南海的电路、道路、地下水,并安装电话;联系有关单位清运垃圾。

  1949年5月,中南海终于完成清理改造。池水在晚霞的映衬下碧波荡漾,园中草木茂盛,房舍俨然,昔日的皇家御苑又恢复了当初的风采。中共中央进驻的日子不远了。

  毛主席入住中南海

  1949年6月,毛泽东和党中央从香山搬进了中南海。其实,毛泽东是很不情愿地搬进中南海的。他的理由很简单:不当李自成,不住皇帝住过的地方,但是政协会议召开在即,事情千头万绪,总是住在香山,办事、找人谈话都不方便,而且当时北平除了长安街、东交民巷和王府井是柏油马路,其他都是石渣路,很不好走。新中国成立在即,各种工作千头万绪,搬进中南海居住、办公已是势在必行。

  周恩来进驻中南海后,查看了中南海各处建筑,认为丰泽园中的“菊香书屋”条件比较好,于是主动提出请毛泽东入住丰泽园,自己则搬到西花厅去。

  毛泽东入住“菊香书屋”后,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几个单位也搬进中南海,在丰泽园附近办公。由于时间紧迫,为了不影响工作,各单位就选稍微好一点的房子、整齐一点的院落作为办公室;散乱无序、犄角旮旯的房子作宿舍。机要室在丰泽园附近的含合堂院内小楼办公,机要室主任叶子龙住在这里。

  中共中央刚刚搬进中南海时,解放战争尚未结束,国内政治百废待兴,外交、经济,以及即将开幕的政协会议和不久就要举行的开国大典,各项工作千头万绪。新中国的宏伟蓝图也在这里徐徐打开。

  (摘编自9月18日《北京日报》 黄加佳/文)

  来源:天津日报